首页> 教育资讯> 正文

你可知道,孩子是看着父辈的背影长大的

来源:巧工资讯网
  

孩子在小的时候,经常会模仿大人的言行举止。尤其是父亲,对于孩子来说,那就是一座大山,给人带来安全感。父亲的一举一动,对于孩子的成长真的十分重要。

“孩子是看着父辈的背影长大的”,我更要为过去的一年感到欣喜,我在做自己的同时,还给孩子留下了记忆深刻的“背影”。

因为我最希望我孩子拥有的能力,就是应对变化的能力。

无论她以后遇到顺境和逆境,都能快乐地生活;无论遇到盛世还是乱世,都能够坚强地面对;无论在熟悉好还是陌生的环境,都能够很好地适应。

又是一年过去,又是新的一年到来了。

过去的一年,对于我来说,是很特别的一年——如果说中国人过的是“狗年”。(狗年是说中国变化快,中国人的一年,就相当于狗的一年,而狗的一年实际上相当于人的七年。)

那么,过去的这一年,很实在地说,比“狗年”还要狗的年,我感觉像是度过了至少十年。

是的。2017年,我的生命受到了至少十年的锤炼。

这一年里,我们做了前面四年都没有做的事情,也收获了很多很多成果。但是,在岁末的时候,2017年最后一天即将过去的时候,我和三川最为感慨的,却是:面对困难,面对失败。

大过年的,说什么困难和失败,是不是有些不讨喜呢?其实,我已经不在乎这些了,我更愿意讲讲这一年来我最真实的感触和想法。

做事情注定会有困难和失败

我们讲起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往往会给与良好的祝愿,和美好的设想。但是,这一年来,我感触最深的,就是做任何事情,先要想到它注定会遇到巨大的困难,而且,成功的几率要比失败大得多得多。

我真的觉得,这个世界是公平的。也就是说,容易的事情,没有价值;有价值的事情,肯定困难;一做就成功的事情,长久不了;成功的那个时刻,都是用无数的失败换来的。

这看起来是挺朴实的道理,但是,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人,其实在内心里都没有认同过。我相信,如果你是自己一手一脚地去做事情,而得到以上的这些感悟,那么,你才会把这朴实的人生道理和自己的生命联系起来。

我开始喜欢失败,因为每一次失败,都是对我自己更清晰的认识,我能够感受到,我越来越站在我的身体之外,去看待自己的内在。我的内在,不再因为成败得失而产生出相对应的情感。

每次开启一件事情的时候,我并不充满着憧憬,反而想着如果太顺利了,说明我做的事情没有价值;如果在做的过程中,遇到太多困难了,我反而觉得肯定是我触动了现实中的一些禁锢,反而觉得欣喜。

事情做成了,我自然也高兴,但心里会有忐忑,是不是我做的不够;事情失败了,我会思考:是不是我挑战了太难的壁垒,我会因为有这样的体验而欣喜。

所以,我特别感谢这一年的收获,更特别感谢这一年的失败——我一点儿也不矫情,是发自内心的,真诚地去感谢失败。

很多二战中的英国将士深受丘吉尔这句话的鼓舞,同样把这句话送给面对失败和成功的你。

我经常会想起古往今来的那些修行者,突然之间,我很能体会到他们为什么“以苦为乐”,就像多年前我在尼泊尔看到的那些苦修者——当时我很难理解,为什么他们会自讨苦吃,但是,我现在能够体会到一些:他们的内心其实是快乐的。

当然了,我还远远达不到那些修行者的境界——我更愿意把自己做的所有的事情,都当做是寻找生命价值的过程——如果一个人的生命,从身体到思想,从生到死都是波澜不惊的,那我宁愿不要活过。

所以,新年的第一个感受,就是:热爱一切的困难,享受生命的质感。

敬佩每一个独自做实事的人

这个世界上,只要“做事情”,肯定是失败的多,成就的少。所以,这个世界上,愿意认真坚持“做事情”的人不多。

近十年来,我从体制内游离到体制外,感受最深的,就是“真正做事情的人不容易”“每一个做实事的人都值得敬佩”。

我们的文化,在很多的时候,都不鼓励“挑战者”,都不认可“创新者”。他们追捧的,是压抑自己之后的奉献,是用外在的标准去衡量自己的价值。

这几天,我和三川经常劝别人辞职——因为屡屡成功。很多人不喜欢现在的工作而还没辞职的,每次和我们在一起都感受到了压力。这说起来都算是笑谈了,但我和三川每次劝人辞职的时候,都是真诚的,认真的。

为什么呢?我们自己的前35年的人生中,从来没有为自己的生命“做过主”。当我们尝到了生命自由的滋味之后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

三川刚辞职的时候,茶饭不思很是焦虑。结果,过去两个月之后,有北京很好的单位想用高级的职位和北京户口来招揽三川,她大概地想了想(毕竟,我们刚刚因为小丸子上学被北京户口给虐过),然后,马上坚定地说:“如果在两个月前,我肯定会去,但是,现在我已经不可能了。”

是的,独自做一件事情,掌握自己的命运,是很艰难的。我在劝人辞职的时候,一定会把这个困难描述得尽可能的巨大——因为,实际上就是如此。

我想,每一个这样做的人,都会经历一场“生不如死”的蜕变——然后,再大的困难也难不倒他了。

更神奇的是,一个人的生命一旦自由了,会持续地遇到不间断的困难,但是,他会喜欢上这种磨难。我们经常说,有些人做生意怎么会上瘾,挣得差不多就行了,简直像拼命一样继续做更大的生意,挣更多的钱,有时间花吗?

事实就是这样,生命一旦属于自己,无论是做生意,还是求学问,都不会停下来,直到永远。

所以,新年的第二个感受,就是:让生命尽可能的自由。

感谢生命中的变化

我喜欢变化的人生,甚至到了变态的地步——不仅喜欢好的变化,哪怕是坏的变化,我也喜欢,反正,比没有变化要强。

前一段,我遇到一位美国的心理学家,问我最早的记忆是什么?我认真地想了一下,就是我在两岁多的时候,坐火车的经历。或许,从那个时候起,我的生命就注定有了变化的基因。

据说,每人的细胞、血液、神经元等等,都是每时每刻在发生变化的——我们早上醒来,已经和昨天睡下的自己不一样了,一个时期之后,我们甚至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。我很喜欢这样的现象。

我们最近和很多人一起做了“人生曲线”的小活动。就是拿一张A4纸,横着对折,以折线为中轴,画出自己生命中五个节点。如果是人生高峰,就画在折线以上,如果是人生低谷,就画在折线以下。

我很喜欢这个活动,我自己参与了两次——两次居然得到了不同的感受。我忽然发现,每次我在达到某个人生高峰之后,如果停留的时间过长,就会产生内心极度的恐慌,然后,我的人生就会急转而下,到达低谷。

神奇的是,每次刚到人生低谷的时候,又恰恰是我内心特别踏实的时候。

我曾经也和很多朋友一样,以为自己性格淡泊,梦想着能够偏安一隅,闲庭信步,读读书写写文章——后来,我发现那其实是骗人的——我是自己在骗自己。

因为我每次在没有变化的生活之中,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倍加痛苦,身体是舒适的,但心灵是痛苦的。同时,只要充满着变化的生活,哪怕是让我身体异常疲惫的变化,我却感受到内心的充实。这两种情况如果让我选择,我宁愿选择第二个。

今天是一年最后的一天,我们临时改变了行程,开车离开墨尔本,来到一个小岛之上。

我其实并没有想要在一个小岛上度过除夕之夜,但是,我喜欢这种变化所带来的不确定的生命体验——虽然这种不确定也真的遇到了风雨和海浪。

所以,新年的第三个感受,就是:接纳真实的热爱变化的自己。

我们留给孩子的

就是去迎接变化热爱变化

这一年来,我遇到了很多的“爸爸朋友”。

之前,我经常是童书妈妈组织的家庭活动中“唯一的男性”。这一年来,我惊喜地发现,爸爸们参与家庭生活、家庭教育的越来越多了。

我和这些爸爸们一起探讨的时候,会经常聊到一个话题,就是“我们要给孩子留下来什么?”

很奇怪的是,不知道是不是我遇到的这些当爸爸的群体有共性,总之,绝大多数的爸爸们,都没有提到给孩子挣多少钱更多房子、留多少财富。反而,更多的是如何把自己成长中的经历、经验、教训、感悟,这些“最宝贵的东西”传承给孩子。

而且,越是经历过人生跌宕起伏的爸爸们,越是看淡了物质的东西。而且,我们也越来越感受到了,我们孩子生活的这个世界——“唯一不变的就只有变化”。

也就是说,我们给孩子如果留下有形的任何的东西,都会变化;而他们所遇到的变化,则是我们现在穷尽想象也无法预测的。

我说,我自己长长短短做过十几种工作,越来越觉得,如果以一生来衡量,谁都靠不住,只能靠自己。

我最希望我孩子拥有的能力,就是应对变化的能力。无论她以后遇到顺境和逆境,都能快乐地生活;无论遇到盛世还是乱世,都能够坚强地面对;无论在熟悉好还是陌生的环境,都能够很好地适应。

日本有一句谚语“孩子是看着父辈的背影长大的”(本图引自日剧《父亲的背影》)

反正吧,我把这一层想清楚了之后,对眼前的这些鸡零狗碎的烦恼,也就释然了,不焦虑了。

我自己本来就没有什么成就,大不了从头再来一次又一次;我的孩子未来肯定要遇到人生的起起伏伏,我们做不了的,就不要去勉强。

新年的最后一个感受,就是:和孩子共度美好的人生。


德国都芳漆 http://www.jc001.cn/article/963397.html
巧工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