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| 资中县| 经开区| 网络电视| 新闻中心| 内江新闻| 国内国际| 房产| 旅游| 教育| 美食| 汽车| 医卫| 体育| 娱乐| 团购| 囧图|

王林:两年来一直设法将邹勇送进监狱

【发表时间:2019-10-09 14:57:12 来源:】

王林与黄钰刚签署的委托书。

王林与李某某两人签字的“合同”。

7月2日晚上,在王林深圳的家中,大厅的中央倒扣着一个空盆。这是当天下午北京的朋友来访时,王林助兴表演变蛇后留下的盆子。

坐在沙发上的王林,眼神迷离、疲态尽显。他称刚从医院回来,近些日子常常四肢发抖,怕吹冷风。医生的诊断结果是:焦虑症。在他自己看来,引起焦虑症的原因就是这两年媒体对他频繁的负面报道,让他疲于应付。

这是他少有的以“弱者”姿态面对外界,在他自费出版的那本自传《中国人》中,无论是与各级官员合影,还是跟影视明星拍照,他都是一副精力充沛、信心满满的形象。在很多熟知他的人眼中,他也是一个脾气急躁、性格强势的人。

不过,一说起针对自己的新闻报道,王林一扫疲态,说到兴起,脸色骤变,从沙发上跳起来,瞪圆双眼,张口大骂。在他看来,媒体对他的很多报道都在歪曲事实,对他人格进行诋毁,也使得他与邹勇的官司迟迟不能结案。

面对势头不减的舆论压力,他依然坚称自己未曾违法,也非政商掮客。

王林说,去年11月份,在香港的一个饭局上,一名自称某办事处主任的人主动跟他打招呼,表示同情他的遭遇,之后自荐要帮他找上面领导摆平此事。为此,从王林那里拿走了200万元,用来打理关系。王林向南都记者提供了相关图片和收款收据。

这位主任给王林打了一个材料,材料上写着“王林大师是个好人,我们国家有权利保护这样的好人”,并告诉他一个密码,称以后见到国家机要人员时用。

南都记者查询发现,并不存在该办事处。不过,时至今日,王林都认为这位“主任”还在帮他打理关系。

即便是很多人拿走钱之后,再难联系上,对于别人帮忙打理关系一事,王林一直讳莫如深。他担心,被媒体曝光之后,那些想帮他摆平事情的人,都不再敢帮忙了。“到了这个地步,名声胜过生命。万一他是好人呢。”王林说。

王林家人称,王林这两年致力于三件事:一是让媒体为自己平反,二是免去邹勇人大代表身份,三是寻找证据将邹勇送进监狱。

那些神秘的“高人”

王林一直渴望扭转舆论的不利形势,常有自称媒体人或高官者主动“帮忙”,王林称为此花了3000万元。

王林被警方带走后,南都记者获悉,王林身边有多份与他人签署的“承诺书”,除了此前被媒体曝光的其与王某签订的协议书之外,王林还与警方公布的另一涉案人黄钰刚签署了类似的“承诺书”,其内容主要为调查邹勇的犯罪证据并将其抓捕归案。

王林与黄钰刚签署的承诺书签署时间是2014年12月17日。据王林家人称,双方签订承诺书后不久即解除合同,2015年2月13日黄钰刚与王林签订了“还款承诺书”。

黄钰刚还给王林介绍了自称中央某部官员的陈某某,并给王林“运作了”一份“绝密文件”,“文件”中称王林举报“邹勇涉嫌泄露国家机密、刺探我有关方面的重要情报”已引起重视,决定对邹勇立案侦查伺机抓捕。落款时间为2014年7月14日。

王林在此文件拿到手后,随即给了黄钰刚200万元。几天后黄钰刚交了给王林一张收条,称收到黄钰刚转交的200万元,落款为陈某某。

对此,王林身边人曾表示怀疑,并在黄钰刚办公室见到大批中央某部式样的空白文件,以此屡屡劝告王林,但王林并未采信。

记者将此“绝密文件”交给相关人士辨认,均称“假得不能再假”。

针对邹勇的调查,王林委托的并非只有黄钰刚和陈某某,根据王林留下的“承诺书”,至少还有李某某。据王林家人称,李某某也是黄钰刚介绍王林认识,自称中央某部工作人员,在收取了王林巨额钱财后,一直没有办事,王林找李某某要钱也未果。

王林与李某某两人签字的“合同”称:我与李某某达成协议如下:①把邹勇抓起来,②中国媒体包括央视(是否处理?)为我平反,③把邹勇判重刑。以上达到目的,按约定付款。落款时间为2014年4月。

2014年12月22日,李某某给王林打了一张“收条”:今收到王林大哥记者费用壹佰陆拾万人民币(现金)。落款李某某。

两年来,王林一直渴望扭转舆论的不利形势。2013年的“王林事件”后,也常有自称是媒体人、高级官员、高级将领的人,或毛遂自荐,或为其出谋划策,从他这里卷走巨额钱财。王林自称为此花费的有3000万元,记者查阅其提供的单据,数百万元的“劳务费”确有实证。

与邹勇的纠纷

在过去两年时间里,处理与邹勇之间的纠纷,几乎是王林生活的全部。

王林与其家人均称,在过去两年时间里,处理与邹勇之间的纠纷,几乎是王林生活的全部。

王林与邹勇的官司包括购酒纠纷案、深圳别墅纠纷案、香港物业纠纷案。“三个官司,换了好几个律师,律师费前前后后就花了600多万元。”王林称。

其中,购酒纠纷案一审王林胜诉,正在等待二审判决;深圳别墅纠纷案于今年5月8日在萍乡中院双方交换了证据,王林称花费在邹勇别墅上的改扩建及装修费1700多万元,可他手中仅留下1000多万元的票据,缺少几百万的票据,正欲请求专业机构进行鉴定评估;香港的物业纠纷案,王林称已打算撤诉。他称有充足的证据能够打赢这场官司,但因当年向香港移民局提交的证明是假的,所以最终决定撤诉,不要那一套房产,并计划在近期前往香港法院办理撤诉申请。

始料不及的是,撤诉尚未办理,邹勇被害,王林被警方带走。王林是否是背后主谋,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。

邹勇遇害事件至今已过10天,警方除了7月16日通报中将王林列为“涉及此案人员”,此后再无信息传出。南都记者获悉,目前王林家人已经委托律师为其进行辩护。可以预见,该案无论以何种结果落幕,都将为持续几年的王林与邹勇之争,画上句号。


更多精彩:
中康好智通 https://www.hztsy.net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