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| 资中县| 经开区| 网络电视| 新闻中心| 内江新闻| 国内国际| 房产| 旅游| 教育| 美食| 汽车| 医卫| 体育| 娱乐| 团购| 囧图|

收荒匠收来电饭煲发现藏金4万 连夜寻回失主

【发表时间:2019-09-11 15:37:03 来源:】

11月10日,汪辉如整理收回来的废品。

汪辉如一家住在一间几平方米的出租屋内,家里的不少家具和电器都是收荒收来的。

民警将4万余元钱归还给失主。

43岁的收荒匠汪辉如,从没有想过钱会“从天而降”。但他偏就遇上了。

11月6日上午,汪辉如在成都一户农家,收来了两个旧电饭煲,晚上才发现,有一个电饭煲里,居然藏着厚厚一摞人民币。

他赶忙报了警,在龙泉警方帮助下,连夜在天府新区找到了失主:72岁太婆把积攒多年的养老钱,藏在旧电饭煲里,不知情的儿媳,却把旧电饭煲当成了废品。民警当面点清,旧电饭煲里,有4.11万元,分文不少。

收一斤废纸,可以赚一毛钱,如果这钱换做他收废品,要忙活近两年。“人家也是一分一分攒下来的,我不能拿。”汪辉如坦言说道。

吃一惊/

收个电饭煲藏着一摞人民币

6日早上7点过,伴着一阵刺耳声,汪辉如拉起了卷帘门,先清点了一下店内的香烟,而后用冷水抹了一把脸,徒步走到一百米外的出租房里,叫醒了妻子刘群,准备出门收荒了。

43岁的汪辉如,在成都龙泉租下一间板房,开着火三轮收荒已经有十年时间。妻子刘群带着小孙子,租下个小门面,卖点烟酒副食。

上午10点过,他像往常一样,一路收荒来到成都天府新区白沙镇简华村。在路边一栋二层小楼前,被人叫住了。

“师傅收废品哇?我家有不少!”一个中年妇女从二楼窗户探出头来,招呼他去收荒。“废品都是三毛钱一斤哦?”一堆废品,没有讨价还价,汪辉如称了斤两,算下来值25元。

晚上9点,在亲戚家吃完饭回家后,汪辉如同往常一样把废品从车上卸了下来,逐一清点:一堆废纸板、几个塑料瓶以及一白、一灰两个旧电饭煲。

顺手揭开电饭煲盖子,一个灰布包裹的小物件,躺在了深色电饭煲里。“是啥子哦?”他打开第一层灰布,第二层又是花布,第三层吓到他了:透明的塑料袋里,分明裹着厚厚一摞人民币。

担过心/

报警只怕贸然还钱被当作贼

“看起来有好几万,我不敢再拆开塑料袋了。”汪辉如努力回想,把当天收过废品的人家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。他想起来了,藏着厚厚一摞人民币的旧电饭煲,是从简华村那位大姐家里收来的。

他赶紧给妹妹汪辉艳打电话,妹妹闻讯而来。“这是别人的钱,我肯定不能要,要不我马上送回去?”汪辉如话刚一出口,便被妹妹打断了,“你送过去,万一别人以为是你趁着收荒把钱偷走了呢?”

他一想也是,别做了好事,还被当成贼,“干脆报警吧?”晚上9点过,汪辉如带着妹妹、妹夫,把塑料袋包裹着的钱,送到了辖区龙泉派出所。理清事由后,民警当面清点,一共41100元。

晚上10点,龙泉派出所副所长陈武驾车,载着汪辉如,沿着他记忆中的路线,一步一步往回找,终于在白沙镇简华村找到了失主。

陈武说,当民警敲开失主家门时,失主一家人还不太相信,民警提示道,电饭煲、钱,失主才反应过来。民警和失主一家核对无误后,当场把4万多元交还了失主。

巧如戏/

儿媳不知婆婆“存钱”电饭煲

把旧电饭煲当存钱罐的,是家住简华村的张女士一家。“摆起就好笑。”因为,张女士根本不知道婆婆把钱藏在了电饭煲里。

“6号上午我把家里打扫了一下,看到有人收废品,就招呼汪大哥过来,把旧电饭煲给卖了。”她说,直到下午4点过,婆婆从街上赶场回来,发现放钱的电饭煲不见了,询问之下,才知道被当成了废品卖。

“电饭煲捂得紧紧的,放在门外街沿上,万万没想到,婆婆会把钱藏在那里面。”张女士说,得知多年的积蓄被当成了废品,婆婆当场哭了出来。直到晚上10点,婆婆还躺在床上又急又气,急的是四万块钱下落不明,气的是媳妇不小心,把钱当成了废品。

张女士说,虽然知道钱是被汪大哥当成了废品给收走,但她觉着钱应该是要不回来了。直到晚上11点,民警主动找上门来,她才松了一口气。

失去的积蓄失而复得,张女士一家人十分感激,坚持要感谢汪辉如,一再坚持下,盛情难却的汪辉如最终收下了一千元。最后,张女士一家还和汪辉如互留了联系方式,经此变故,张女士连连说道,“以后我们就当是亲戚了”。

他的收荒生活

租住简陋平房

收斤废纸只赚一毛钱

运气不好,开张都难

汪辉如的家,位于龙泉桃花沟的一间简陋出租房,先从马路拐进一个小巷,路面崎岖不平,再来到一个小院子,院子左边是一排平房,右边堆放着各种杂物,院里一共住着7户人家。

“牛牛,笑一个!”11月10日,汪辉如正在逗小孙子,牛牛坐的婴儿车,是他收荒时捡的,“能用就用,一个新的要几百,好贵哦。”

“一个月租金260元钱,加上水电费,大概300元。”汪辉如的出租屋挨着院子大门,门口堆放着不少废品,整个简易小屋不过15平米大,用彩钢瓦遮顶,墙壁只用水泥抹过,十分粗糙,“夏天简直热得很,几个电风扇都不管用,只能把席子铺地上睡觉。”

“今天停电了,家里条件也简陋。”他有点不好意思,屋里有一张床、一个旧电视、一个衣柜和一张桌子,床上堆积着衣服,桌子上放着各种小物件,比如三个电动剃须刀,“都是我收荒收回来的,可以用,就不要当废品。”

整个屋子没有多少空当,床下、桌子下,都堆放着收荒捡回来的小工具,有凿子、锯子、铜线卷。

能用,就不要浪费。他把这句话挂在嘴边,他也这样做了:家里的旧电视,是花三十元收回来的、电扇是花10块钱买回来的,两个布满灰尘的婴儿车,是收荒时别人不用,他给捡回来的。

早上出门,下午回家,运气好,收的废品能把火三轮装满,运气不好,连开张都难,“一斤废纸,我收的是三毛,我卖给收购站是四毛,只赚一毛钱。”他说。

他的耿直信条

虽有8万元外债

“不是我的钱,肯定不能拿”

老家修砖房花掉20万,大儿子结婚花掉13万,小儿子轻微偏瘫,家里欠着8万元外债……汪辉如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需要钱,“但这不是理由,”说起这送还回去的4万多块钱,言语不多的他红着脸答道。因为老一辈教下来,不是自己的钱,就肯定不能拿。

华西都市报:从你家的环境来看,其实家里条件不是很好。

汪辉如:嗯,我每个月收荒,收入两千多,妻子开杂货铺,月入两千左右。父母在简阳老家种地,养点鸡鸭,大儿子今年20岁,已经结婚,小儿子才13岁,但却得了偏瘫。简阳老家原来是土房,前年修了砖房,花掉了20余万;大儿子结婚,彩礼、酒席加起来花了13万。现如今,我还欠着8万元的外债。

华西都市报:除了还债,还有其他的压力?

汪辉如:小儿子生下来偏瘫,为了矫正儿子跛脚,曾经花了三千元,专门订购了矫正鞋,给儿子穿上。小时候根本不能走,现在能走个十来米,但成绩不好,13岁了,还在读二年级,但孩子长大就好。

因为忙着挣钱,我回老家不多,小儿子由二老带着,每天早上奶奶送去学校,陪着上课,放学再接回家。但我大儿媳精神有点问题,对小孙子也不上心,尽管孙子才8个月大,现在已经是我们夫妻俩带了。

华西都市报:那看到电饭煲里的一堆钱,就没有过其他想法?

汪辉如:老一辈教下来的,不是我的钱,我肯定不能拿。

妻子刘群(插话):家里条件不好,他给儿子花钱不吝啬,但他对自己,除非过年和有大事,不会买新衣服,要买也是菜市场里买的,48元一件。说实话,看到那么多钱,谁心里都可能有歪念,但仔细一想,不能要别人的钱嘛。

华西都市报:家里条件不是很好,但你总给人一种达观的感觉。

汪辉如:咋说呢,小儿子生下来就是偏瘫,我肯定要养他一辈子,以前老家房子是土房子,为了大儿子结婚,我修起了砖房,日子一步一步过嘛。

华西都市报记者李智实习生吴林昊摄影张磊


更多精彩:
广州丝袜 http://alice.cityigo.com/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