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文化资讯> 正文

阿黛尔遇到多兰 于是有了美哭你的Hello

来源:巧工资讯网
  

  阿黛尔在以前的音乐专辑封面中总是双目紧闭,而这次直视镜头。

  继2008年的《19》和2011年《21》之后,英国著名歌手阿黛尔的第三张专辑《25》将于11月20日正式发布。阿黛尔新专辑首支MV《Hello》日前一曝光,就创造了音乐史上的众多纪录,阿黛尔的动人嗓音更是“唱哭”了一众粉丝。加拿大年轻的天才导演兼编剧哈维尔·多兰担纲导演,使用IMAX摄影机,拍出了一支烙印着多兰强烈个人风格的MV。

  □新曲战绩

  天后归来一直在创造新纪录

  阿黛尔此前最新的单曲,还是3年前给她带来无数荣誉的007电影《大破天幕杀机》主题曲《Skyfall》。她凭借此歌曲荣获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。

  阿黛尔最新发行的单曲《Hello》自10月底问世以来,一直在创造新的纪录:新单曲发布首日,美国的单日下载量突破40万,流媒体播放超过200万;而哈维尔·多兰执导的MV发布24小时点击人数突破2020万次,打破了泰勒·斯威夫特的MV《BadBlood》24小时2010万次的最高观看人次纪录。

  发售一周之后,《Hello》又带来一项新的纪录——美国市场首个单周下载销量达到100万的歌曲。据统计,其单周下载量达到了111.2万次。而在这之前,该纪录由Flo Rida的《RightRound》在2009年创造,当时,这首单曲的首周下载销量为63.6万次。

  在英国,《Hello》上市第一周的总销量高达33.3万,其中下载销量为25.9万,网络流量732万。在此之前,本年度英国单周网络流量最高的单曲是贾斯汀·比伯的《WhatDoYouMean》,单周总流量387万,比阿黛尔这首《Hello》要低几乎一半。在英国唱片市场上,阿黛尔这首新歌成为了近三年以来单周销量最高的歌曲。

  据统计,《Hello》的下载量以不可抵挡之势在全球100多个国家登顶。

  □MV拍摄幕后

  阿黛尔主动打电话邀约

  《Hello》单曲MV由哈维尔·多兰掌镜执导拍摄。现年26岁的加拿大导演多兰,年纪轻轻就在影坛大放异彩,曾凭借导演处女作《我杀了我妈妈》获得第62届戛纳电影节三项大奖。

  多兰说,是阿黛尔主动找到他拍摄MV。当时他和朋友正在巴黎度假,突然间电话响了。“阿黛尔想见你。”阿黛尔的经纪人在电话的另一端说。“阿黛尔?阿黛尔谁?”多兰问。对方说:“阿黛尔。”多兰说:“哦,对不起。”多兰说:“我当时不太确定是她。我们之前在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,没有交集。”随后,多兰从巴黎坐火车到了伦敦。多兰回忆,与阿黛尔的第一次见面非常简单而又温馨。“我迫不及待听了她的单曲,然后坐下来喝了杯咖啡,这首歌直接击中了我的内心。”

  多兰说:“原来阿黛尔看过了我20岁时导演、编剧并主演的半自传体影片《我杀了我母亲》。”

  多兰和阿黛尔开始讨论MV的内容,感觉可以借鉴多兰早期电影的情感线,用另一种表达方式在MV中再现出来。

  多兰说起第一次听到《Hello》时的感觉:“当我听到这首歌时,我眼前浮现了一个故事,感觉想拿起电话打给过去的自己。”多兰补充说,“歌词‘你好,是我’,让我似乎看见一个人拿起电话,大量的闪回镜头一一出现,最后,以森林中的远景镜头结束。于是我开始考虑用简单的方式讲述这个故事:女孩在房子里走来走去,看着房间内的陈设,回想起了她曾经的爱人,继而开始追忆当初那段如今已经面目全非的感情。”

  导演推荐阿黛尔“男友”人选

  9月份的一天,多兰和他的团队来到了加拿大魁北克的一个农场开始拍摄MV,拍摄过程全程保密,拍摄周期长达四天,在这期间他们所有人都在农场生活。

  电视剧《火线》男主角、黑人演员崔斯坦·瓦尔德斯在片中扮演阿黛尔的前男友。在MV中,多兰运用特写和远景镜头来增强电影感,崔斯坦·瓦尔德斯在片中眼睛直视着镜头表演,随着时间的推进,他开始发火、生气,最后不辞而别,留下阿黛尔在森林中痛苦地回忆。

  而阿黛尔没有出现在闪回里,多兰解释说,“这是与记忆的联系,走在记忆里。我们从阿黛尔的角度,来切入前男友,不会出现年轻时的阿黛尔,所有的镜头都感觉像是她回看过去的样子。”

  对于为什么起用一名黑人来演阿黛尔的男友,多兰回答说:“这个决定没花多少时间,我喜欢瓦尔德斯,我觉得他很适合,我们通过Skype联系上,之后我把他推荐给阿黛尔,她也很满意。”

  拍出消失在生活中的过往

  对于MV中出现的翻盖手机,推特上出现了铺天盖地的揶揄之声,“难道阿黛尔买不起苹果手机?”

  多兰说:“年代久远的手机,看起来有一种历史感,现代手机太接近生活,当你在MV中看到它时,会提醒你这就是现实生活。”多兰解释说:“我不喜欢现代的电话或汽车,如果苹果手机或丰田汽车出现在MV中,我会感觉我在拍摄一支广告。”

  他说,MV中出现的电话亭对他来说更能引起“共鸣”:“电话亭在过去十几年里越来越少,自然而然地消失在现实生活里。而我认为这正是过去的一个部分,这是他更看重的因素。”

  多兰目前正在筹备拍摄他的第六部电影,也是他的第一部英语影片。目前,他刚刚写完这部电影的脚本,名为《约翰·多诺万先生的死与生》。这部影片,他早在一年前就开始筹备,这中间,抽空拍了阿黛尔的MV。

  “没有太多的休息,”多兰说,“但后来我意识到我并不需要休息。我不是第三世界工厂的奴隶,这不是一份工作,它是一种激情。阿黛尔想做一个MV,所以我就做了。”

巧工资讯网